我說這學校裡放眼望去幾乎是外國人,妳為什麼厚不了臉皮去問他們,要他們教妳英文?」

金南俊看了一眼埋頭寫英文的明海安,「卻老煩我?」

被嫌煩的女孩依然埋頭寫著她還是生疏的英語,然後抬頭看了一眼金南俊,把自己寫的英語推到他眼前。

金南俊抬眉看了一下,上面有著女孩揮毫大氣的字體,寫著

「金南俊同學,你好,我叫明海安,英文名字是Ann,是我自己取的。」

金南俊瞥了一眼紙張的主人,看著她用一種期盼的眼神看著自己。他繼續唸道「來到這個陌生的地方,我其實很害怕,所以當我知道你跟我是同鄉之後,我真的很開心。」

金南俊停了下來,看著眼前的女孩,她說她很害怕?不是在騙人吧!

在之前,他們彼此不認識的時候,是誰天不怕地不怕的每天跟前跟後,問自己到底是不是跟她同個城市來的?

現在再看看紙上寫的,「其實我很害怕」,著實是個大寫的騙。

明海安看金南俊發呆了,推了推他的手臂要他繼續唸。

「所以我們交個朋友吧,同鄉的!」正當他以為結束時,看到了下面有一行小小的p.s寫著「更正,是朋友兼英文老師。」金南俊放下紙張,定睛看著明海安。

「妳確定要和我當朋友?」他問。「沒錯!」明海安拍了拍自己的肩膀,表明了自己的決心。「真的確定?」他又問了一次。

明海安傾身靠向他,堅定的眼睛鎖住他,用力的點了點頭說道「百分之百的確定!」

金南俊拔掉了鼻樑上裝飾的眼鏡,挺直了背脊站了起來,他看了一下手裡的紙張又看了明海安,好像下定了決心似的說「我先說好,」明海安似乎也被他的正式嚇到了,也跟著挺直背脊。

「我沒什麼朋友,我也不太懂和別人做朋友的感覺,我只希望在我需要妳時,妳能隨時出現就好。」

他不知道朋友是什麼,可能是小時候身體不太好,一直待在醫院裡哪都不能去,朋友都是看電視上學來的,他對朋友的定義也很簡單,希望自己在最需要、最迫切的時候,那個朋友能出現在他身邊。

明海安思考著他的話,意思是我只要在他需要時出現、有事時幫他,就好了?這算哪門的朋友?簡直是工具了吧!

明海安正想糾正他話語的意思時,他突然開口說道「還有,我希望朋友,不要無緣無故,不說一聲的就憑空消失,這是我對朋友的最大要求。」金南俊看著明海安,想著這個愛跟在他後面的女孩,能夠每天閒閒沒事的出現在他的周圍,一定不會突然就消失不見的,反而自己才會被她煩到想消失不見。想到這裡,金南俊也沒料到自己居然會有種小小的開心從心底漾出。

「那當然,我以後要去哪都會告訴你的!朋友。」明海安覺得她終於不只是有需要時才出來的工具人了,有小小地感覺到自己是他口中的朋友。

金南俊被自己冒出來的小開心搞得尷尬,聽到明海安的保證後更覺得尷尬,只是說了聲那就好就走了。明海安快速地拿起自己的書包,亦步亦趨的跟在金南俊的後面。

默默地回頭看了一下跟在自己後面的女孩,金南俊又被自己嘴角的微笑給嚇到了。

明海安看著自己眼前的高大身影,她承認,她在自己選修的電腦課班上,一眼就看到了金南俊,他沒有特別突出的特徵,只是靜靜坐在角落的座位,做著老師給的題目。

但自從那次的電腦課之後她卻再也忘不了那抹身影,所以大膽的、厚臉皮的終於問出了他來自哪裡。異想不到的是,居然和她同個城市!

既然同個城市、又同是出來留學的,這不是要當朋友的節奏,不然是什麼?

至少在這陌生的國家裡,她找到了燈塔,能夠讓自己這條迷航的小船找到正確的方向和停靠的港灣,那就是他的身後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樂蘇蘇φ 的頭像
樂蘇蘇φ

Head in the clouds, both looking down.Doesn't mean that we're falling.

樂蘇蘇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